铂涛黄骥:跨界品牌 迎接酒店业的文艺复兴

By in mobile365bet365 on 2019年7月7日

黄骥是7天连锁酒店集团的早期创始人之一,也是铂涛菲诺CEO,他表示铂涛集团正将自己变为覆盖高端、中端、经济型全系列品牌的酒店集团。

而铂涛菲诺,则专注于打造高端定位的酒店品牌。

1月份的广州,中午气温摄氏18度左右,阳光透过TIT创意园区的大树投下斑驳的光影,从窗户中隐约可以看到绿树红花,宛若初春。

但铂涛菲诺CEO黄骥的办公室里,一个大半人高的电子壁炉里火光摇曳,上面一幅米开朗基罗的《创造亚当》油画工艺品,会议桌旁的墙壁上挂满了欧洲名画的工艺品,办公桌后的多宝柜,基本上是各种欧洲风格艺术品,这些摆设让整个办公室看起来像个位处地球另一边的欧洲画廊。

其实从以意大利Portofino小镇衍生而出的铂涛菲诺这个品牌名字,就可以约略猜到办公室主人那颗向往欧洲文艺复兴的心。

黄骥是7天连锁酒店集团的早期创始人之一。

2013年7月,7天部分原股东联手凯雷、红杉资本、英联等著名投资机构,共同组建铂涛集团,并完成对7天连锁酒店集团的收购及资产重组。

铂涛集团正将自己变为覆盖高端、中端、经济型全系列品牌的酒店集团。

而铂涛菲诺,则专注于打造高端定位的酒店品牌。

虽然中国内地如今精品酒店遍地开花,但黄骥认为中国内地尚未出现可以规模化经营的精品酒店品牌。

一方面,他虽然很欣赏类似“花间堂”这类精品酒店,但却认为这类精品酒店的难点在于后续的规模化经营。

另一方面,虽然许多中档酒店也以精品酒店之名吸引消费者,但他们仍然是以创意上的抄袭或文化上生硬移植为主,并没有那种由内而发的人文气质。

所以他总是在强调“中国需要一场中式的文艺复兴,酒店业是见证这场颠覆的平台。



他曾经到过海明威曾下榻的一个很古老的五星酒店,人文气息带来的精致感掩盖了豪华带来的距离感,也许硬件设施尺寸上比不上国内五星级酒店,但是它的服务,浸润其中的故事元素等,使得它达到更高层次的五星级标准,而不是单纯靠冷冰冰的数据衡量出的标准。

他透露了一个细节,未来铂涛菲诺的所有装饰品都不会用工业制品,而是采用艺术家所创作的独一无二艺术作品,他认为这种独特性将吸引一批喜欢个性化的高端客源,而且让客人因为其独特文化而记住酒店所在的城市。

为此,铂涛集团已经推出公益艺术展示平台“漫珠沙华”,艺术家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将自己的作品在中国多家铂涛菲诺酒店的公共空间中展示并出售,而普通人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更近距离的接近艺术。

在选址上,铂涛菲诺更喜欢与富于前瞻性的旅游地产开发商合作,选择一些拥有难以复制的自然资源、位于未来交通枢纽的新兴发展区,因为黄骥的出发点,是希望挖掘并培养出未来国人旅游的热点,而不是挤在热点度假区这个市场红海中凑热闹。

例如河南平顶山卓建?

铂涛菲诺酒店,从广州搭高铁过去仅6个小时,发展商打造的是一个类似“中国死海”一样的大型旅游度假区;浙江富春永安?

铂涛菲诺酒店,离杭州机场45分钟的地方,位于“富春山居图”的山脉,这里有一个世界级的滑翔伞基地。

在北京京西草原,则是以古代院落为特色的草原风情度假酒店。

另外,铂涛菲诺着眼于服务海内外自由行的旅客,定位为一站式旅游基站,提供以酒店为基地的完整解决方案,做综合配套服务供应商,囊括翻译、包车、购物、攻略等一站式解决方案。

凭借铂涛会9,000万名会员的资源,不少东南亚国家的政府都很热衷于与其进行深度合作,希望其会员通过这种深度游的方式,拉动当地的消费。

比如,最近黄骥两次前往台湾,与当地政商界人士探讨自由行方面更多参与的可能性。

而目前筹建中的拉萨翁?

铂涛菲诺酒店,位于泛亚高铁线上的老挝,是当地最高建筑,被老挝外交部指定为2016年东盟峰会政府首脑及国家元首下榻酒店。

除了旅游度假酒店之外,铂涛菲诺旗下还有城市酒店和公寓式酒店两种产品。

黄骥的目标是在2015年铂涛菲诺在内地及海外开设50-60家的门店,其中60%以上是旅游度假酒店,20%左右是城市酒店,还有20%左右是公寓式酒店。

新一年里铂涛菲诺的市场推广仍然会以铂涛会的会员资源为主要方式,此外还会和携程及去哪儿网开展深度合作,全房源向这两个平台开放,而不是像其他同行那样只开放部分房源。

2013年,铂涛集团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发布了包括“铂涛菲诺”、“喆?

啡”、“ZMAX潮漫”和“麗枫”四个创新体验的酒店品牌,2014年又发布了“安珀”、“稻家连锁酒店”,以及国内首个女性视角打造的酒店品牌“希岸”,此外还有“MORA咖啡”、“漫珠沙华艺术平台”和“叹客计划”三个跨界平台品牌。

一时之间,其多品牌战略让人目不暇接。

黄骥解释,由于7天的几个早期创始人都是IT业出身,所以他们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有互联网基因的“快公司”,过去7天做的主要也是大数据下的会员直销管理。

在2008年他们已经开始思考经济型酒店在碰到了行业天花板后的问题,当时的方向是向高端酒店市场进军。

不过,从同行的摸索来看,以单一品牌来实现转型很难,而且随着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升级、消费理念成熟,以及从前7天会员们经多年发展后职位上升,他们的多元化需求需要更多的细分品牌去满足。

于是,铂涛集团以“会员平台”与“品牌平台”,打造一个会员体验升级的闭环生态。

铂涛会作为“会员平台”,依靠此前7天连锁酒店时期积累下来的资深会员资源基础,目前已经拥有9000万会员,此外,铂涛还与港中旅维景酒店及国际连锁品牌Tune等建立会员战略同盟,签约双方会员可以预订对方酒店客房,还可享受对应的会员权益和积分政策,实现“双会籍、双积分”待遇”;并且,还与全球最大的旅游网站TripAdvisor开展战略合作。

而“品牌平台”则更类似一个创新工场,无论是原股东、高管、还是曾经的合作伙伴,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创立自己的新品牌。

所有品牌都由铂涛集团控股,各个品牌公司的品牌、产品、运营完全自主,但所有品牌共享铂涛集团的供应链、商务开发、财务、法务、人事、IT等平台资源。

除了孵化新品牌外,这个品牌平台也开始引入一些市场上原有的优质品牌,比如将欧洲高端艺术酒店H12揽于旗下;并于2014年末与希尔顿合作,负责希尔顿欢朋酒店在中国的运营;与万豪酒店的合作也在洽谈中。

“我们希望最终形成一个覆盖高端、中端、经济型酒店的酒店品牌体系,特别是铂涛菲诺,希望将它构建成一个以商务、旅行生活中‘体验经济’为导向的高端酒店品牌。

”黄骥透露,目前铂涛集团旗下的品牌已经超过喜达屋,门店总数超过3000家,已经成为国内品牌最丰富、门店规模最大、会员人数最多的酒店集团之一。

据最新的报道,铂涛集团预计到2018年,旗下的各类品牌数将超过26个。

而且2015年的目标是继续强化创新能力,抛开追随者。

其主要策略是在体验领域引入更多的创新品牌,并引入淘汰机制。

而且创新品牌都将采取合伙投资人的众包/众筹机制。

而从旁观者角度,铂涛集团的资产重组,是一个化蛹为蝶的新生过程,它从原有单一的7天品牌转变为目前多酒店品牌的管理商。

在经济型酒店百舸争流的时代,它举重若轻地用不到两年时间实现了这个转型。

铂涛集团未来的重点,是通过管理不同的酒店品牌,把蛋糕做大。

体现在财报上,并不只追求单一利润,而是更多关注TTV(总交易额),它的营收也许不一定再高歌猛进,但利润率却会明显高于重资产时代。

就如采访中黄骥提到的,携程在梁建章回归后,这两年总交易量翻近两倍,为会员提供不同跨界产品而产生更多消费,这是一种趋势。

通过跨界品牌的打造,铂涛未来的想象空间也不再局限于酒店行业,如果有一天,它又蜕化成像DG那样的时尚品牌或者嘉德那样的艺术品交易平台,也不会让人意外。


Comments are closed.